• 18392785095
  • 20035884@qq.com

作者归档

开怀笑吧这是你的婚礼

这是17年10月在西安拍摄的一场婚礼,对于这家人已经很熟悉了,在两年前我拍摄了新娘姐姐的婚礼,和上次一样到了西安后就收到热情的款待,安排好了一切食宿。这次新娘出嫁的地方和姐姐一样在同样的房间里,甚至穿的晨袍也和姐姐那年一样,不过我知道即使同样的环境、同样忙前忙后的弟弟,却会因为每一场婚礼都会因为新人不同的性格呈现出不同的气氛,相较于两年前姐姐的婚礼,因为妹妹的性格就开朗活泼,自然也会按照自己的喜好准备婚礼,所以才会拍摄到假新娘的接亲游戏,才会在仪式上拍摄到你开怀的笑脸。后来新娘说自己笑的嘴好大啊,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因为你这样的性格才会有属于你自己的婚礼。

冯晖

甜蜜味道的婚礼

爱情有各种各样的比喻,其实爱情没有复杂的定义,对于不同的人会有完全不同的爱情,这场婚礼的新娘是一位烘焙师,经常制作各种甜品给她的顾客,那么她的爱情就像是烘焙的制作过程,当淀粉和蛋白两者融合在一起,在时间和温度的化学变化中产生的结果,好像每一块蛋糕都是融化在味蕾上的甜蜜,在她的婚礼上也一定能感受到弥漫在空气中的幸福。

冯晖

婚礼是爱情的期许和未来的憧憬

婚礼就是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碑,一个女孩,对于爱情的期许,对于婚礼的设想,对于未来的憧憬,所有的心情都汇聚于婚礼这一天里。所以才有了婚礼前一晚的辗转反侧,才有了接亲前的紧张,才有了亲友祝福前的欢笑,才有了誓言前的泪水。当这些情感汇聚在一起就是我们婚礼的一天。

冯晖

寻找婚礼中光与影之间的本真

有时候欢乐的气氛不用我们刻意的去安排,有时候那些神采灵动的画面就在你的镜头前自然的展开,这就是婚礼的本来,只需要安静的移步于婚礼中的每个间隙,只需要平静的观看那些光影变化。

冯晖

灿烂的笑容就像这明媚的阳光一样

这是阳光明媚的一天,虽然化妆的时候天还没有亮,那位胖胖的小朋友还在我是里面呼噜噜的睡着,随着天空由安静的深蓝色慢慢的变成欢跃的金黄色,整个屋内的气氛也越发活跃起来了,就像天空中那个热烈的太阳带给大家的温暖一样,在这个初秋的早晨。

冯晖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做一个爱笑的女孩,听说喜欢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所以她在同一个小区里面遇到了将会陪伴自己一生的他;所以她还可以经常回到自己的妈妈身边蹭一顿熟悉的味道;所以她在婚礼当天和伴娘们一起开心的笑着;所以当和妈妈拥抱时又留下伤感的眼泪;所以在仪式上当看到他们小时候照片时,感动夹杂着各种幸福的感觉再次让她喜极而泣,我想这就是她婚礼的个性吧。

冯晖

1314遍“我爱你”

他将一生一世我爱你的信念转变成笔尖上的力量,把1314遍的“我爱你”写满了整个笔记本,当笔记本送到她手中时,这三个字也深深的刻到她的心上。两个从高中时代就相识的人,时间也许会磨平棱角,但心中的这三个字连同笔记本将永远伴随着他们。

冯晖

迷失梦境

变幻不定的世界如同一场无法醒来的梦境,我们在梦中迷失方向,从此再也找不到回家的道路。 但只有你内心深处的声音会默默引导你前行。

冯晖

待完成的摩旅 III

一次没有计划的旅行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段,旅行中面临的各种开心不开心和各种各样的选择如同我们的无法计划的生活一样,也许是一帆风顺,也有可能遭遇荆棘之路,然而这只是我们的一小段路,并不是全部,也许下一个岔路口就会峰回路转。

由于我们并没有携带更多的保暖衣物,所以没有去年保玉则。计划从壤塘出发到若尔盖,然后经过扎尕那去卓尼,绕一圈去同仁,最后到青海的西宁。向甘南出发的第一天就遭遇了此次旅行最差的路段,从壤塘到阿坝距离只有160公里,而我们却足足骑了6个小时,从壤塘出发刚开始的70公里路还挺好,骑着骑着平整的柏油路就没有了,骑了3-4公里碎石路之后在一个施工工地询问了当地人,原来这样的路还有90公里一直到阿坝县城。两个选择要么返回去班玛县,然后再经过久治县去若尔盖,这需要多骑一两天的时间。要么就这么骑过去,我们想着就这样走吧,也就是比较颠而已慢一点,反正有一天的时间呢。可没有想到越往后路越糟糕,开始出现积水路面,有些水坑还被大卡车压成了烂泥路,每次过这些路段都要让媳妇下来,我一个人骑过去,她走过来,就这样还摔倒了好几次,搞的车上身上全是泥,可当我看到人家当地藏民骑着125小摩托,车上还带着两个人,人家过烂泥路也不用乘车人下来,稍微减速很平稳的就骑过去了,我只能用惊讶的表情目送人家从我身边骑过去。经过颠簸、吃土下午四点半左右我们终于可以在山上俯瞰整个阿坝县城。

冯晖

待完成的摩旅 II

在重庆的第三天,天气就开始转晴了,发现晴天的重庆比阴天更凉快一些。一早趁着天气凉爽我们继续旅行,目标色达。从重庆开始陆续在路上遇到一些骑摩托旅行的人,包括上一篇提到的两位,更多是骑着大排量一队一队的摩友,他们都是一阵风一样从我们俩身边呼啸而过,只留下远远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偶尔遇到相对而行的还可以竖起大拇指打个招呼。到达成都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成都市区内限摩,我跟在一大队摩友的后面沿着成都三环路绕城而行,也不知道他们是准备到哪里,在一个路口他们停车休息,我们则继续赶路,到六点多的时候我们已经离开成都市区,到达郫都区也就是以前的郫县,这个时候油箱的油已经快没有了,我们就在郫都区找地方休息,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发现这条小路里面全是停车住宿的旅馆,而且家家都有个院子,问了一下费用不高,空调房70,没有空调40。给自己一个理由晚上要休息好,那就选上一间有空调的房间吧。

冯晖